音召

不定期产出的甜饼爱好者,脑子被自家猫吃了

和学霸打(谈)起(恋)来(爱)的正确姿势01-05

01
欧律是个好学生,从不迟到不早退,预习复习一个不落,有时间永远都在图书馆学习,上课埋头啃书,一抬头教授就知道自己讲错了——这样的好学生。
安尔是个坏学生,迟到早退上课睡觉,不知道作业为何物,三天两头打架被贴公告板点名批评,老师与他对视都怕会挨打——这样的坏学生。
按理来讲,虽然欧律觉得安尔不学无术,安尔觉得欧律假模假样,但是实际上他们并不会有什么接触。
然而不知道是哪个恶趣味的老师,在毕业考试实践课上,把这两个人物安排成了队友。
由于欧律的精准计算施法与安尔的野性直觉施法并不对路,别说配合了,没出人命都不容易——两个人在不及格的同时,欧律失去了自己最喜欢的那件袍子,安尔的手差一点就要换成假肢……
梁子就此结下了。
欧律保持着身为贵族的最后一点涵养,扭头就走,手臂被抢救回来的安尔却是当着大庭广众放了狠话——以后看见欧律就打,不打他跟欧律姓。
友人A嗤笑一声,算了吧,人家可是贵族,咱们平民怎么配得起。
安尔对着欧律的背影咬牙切齿。
02
拿到毕业证书的时候,欧律冷笑一声,没想到他也有不及格的一天。
表哥在旁边殷勤的问用不用把安尔的狗腿打折。
欧律瞥他一眼,说安尔狗不狗腿我不知道,你倒是挺狗腿。
表哥啧了一声,我不是你哥么,你在外面受欺负了,哥哥就要给你伸张正义嘛。
欧律也懒得提他哥从五岁开始就光挨他揍这种事情,说,我明天就去皇家法师团报道了,你帮我照顾好贝尔。
贝尔是他养的狞猫,不知道是混了哪一科的血脉,从小就胖的像个球,现在长大了更是胖的像个猪。
物似主人型,和他一样爱欺负表哥。
表哥哀嚎一声,倒在沙发上装死不动了。
03
安尔毕业前就被猎豹佣兵团给签了,成为了稀少的斥候法师。
斥候法师,奇葩中的奇葩。
点着法师的技能点,干着刺客的活,走最骚的位,施最牛的法。需要潜行胜过刺客,跑路胜过骑士,暴力胜过法师,血厚胜过圣职。
能力不够就是一笑话,能力够了就是一鬼故事。
不巧,作为够格被安排欧律学霸的队友还烧了人家一件袍子的狂暴输出,安尔就是传说中的鬼故事。
进团第二天就被团长带着去找皇家法师团的老对头法圣炫耀去了。
刚来报道的欧律:“……”
仇人相见的安尔:“……”
野兽级别的智商让安尔不加思考抽出短杖就是一个暴力输出。
欧律预判闪避成功,反手就是一精准定身。
佣兵团长:“干得漂亮!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
法圣怒吼:“我的办公室!!!”
一抬手把两个人都打包扔出去了。
刚报到就被顶头上司&亲爹扔出门的欧律目光阴翳的看向安尔。
直觉让安尔转头就跑!
而佣兵团长毫无危机意识:“嘿,跑什么啊?继续打啊——”
欧律的目光转移向了这个带来了惹祸精的前辈……
猎豹佣兵团团长被皇家法师团刚进门的小法师烧光了胡子和头发,还在后脑勺上留了个猫爪爪印。
被嘲笑了半年,直到头发胡子都长出来。
不敢出门的时候,就在团里折腾安尔,左脸写着打击,右脸写着报复。
安尔一被欺负了就去找欧律麻烦,然后被密密麻麻的火流星轰得抱头鼠窜。
是的,高冷话少脸上就差写着愚蠢凡人别打扰我的学霸欧律,是个火法,站桩输出,视线所及都是他火流星的领地,打怕了全校所有找茬的(除了安尔),学校给皇家法师团的(象征性)推荐信上面都写着“非恶性战争不得动用”。
想不到吧.jpg
04
皇都不大,法师们常去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再加上有心人的诱导。
对于欧律来说,差不多就是“安尔,天天见”。
他身为新兵,还在住集训的集体宿舍,再加上已经好久没有摸过贝尔的毛茸茸,每天的心情都比前一天要更差一点。
和安尔动手的程度就越来越严重。
也越来越觉得安尔就是传说中打不死的蟑螂。
原来的见面起手式是精准定身,现在的见面起手式是火流星。
表哥战战兢兢的围观过一次之后,都快吓尿了:“你们法师打架这么凶残的么?不怕真把人打死啊?”
欧律将特意买来揍安尔的短杖收起来,轻描淡写的说:“打死更好。”
就在表哥日夜担心欧律真的把人揍死的时候,帝国发生了件大事,某天夜里,北方森林忽然有金色的光芒冲天而起,亮了足足两个多小时。
第二天,那位传说中的法神云游归来,宣布将由皇家举办一场法师竞赛,竞赛的第一名将成为他的弟子。
法师们争先恐后的报了名,其中自然包括欧律和安尔。
先考理论再考实战,最后由法神大人选出一个他觉得最合适的。
理论,欧律第一,安尔倒数第一。
实战,两人不相上下(而且因为动手太狠毁了一个训练场)。
然后法神挑了安尔。
欧律他爹第一反应就是一个禁魔结界——欧律这次可是带的等人高的法杖,以他的破坏力,这么近的距离把安尔轰成渣也就是一个咒语的事儿。
欧律的确是气疯了,恨不得指着自己以前当做偶像的法神破口大骂,要是选了别人也就算了,偏偏是那个蠢到死的安尔……
身为贵族!身为法师!身为学霸!的最后一点理智让他扭头就走。
“恭喜。”
安尔看着欧律气冲冲的走了,原本的狂喜一点点冷却下来。
莫名其妙。
有点委屈。
05
这下再也没有人敢把他俩往一起凑了,能离多远是多远,不然真的怕他们两个毁了半个皇都。
安尔在老师的盯梢之下老实了半个月,终于忍不住摸去了皇家法师团。
——然后知道欧律已经申请外派去北方森林了。
感觉更委屈了。
回去问老师:“老师,你为什么不选欧律?明明他更优秀一些。”
法神吹吹胡子:“我当然知道他优秀,有我没我他都会闪耀的像颗星星,可是你这小混蛋要是没我,这辈子都得吃沙子。”
所以有时候金大腿落在别人身边,很有可能是对方比你更扶不上墙……
欧律不在,安尔一时之间竟然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以前的事情似乎都隔得很远了,毕业这两年他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去挑衅欧律(好吧,他知道这听上去挺智障的)。
找别人打架,同一辈年纪相差不大的都得被他揍哭,老前辈们安安稳稳待在京都的又都是修身养性不再动手的……
两个月后,法神被烦到忍不可忍,把安尔打包扔去了北方森林。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