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召

不定期产出的甜饼爱好者,脑子被自家猫吃了

《[唐花]无以为报》

01
“唐家堡别名什么?”
“断腿堡!”
每一个唐门弟子在学千机匣飞行的时候,都会摔断腿,轻(飞的低)则骨裂,重(飞得高)则粉碎性骨折。
飞行前一课是学摔下来的话,怎么保命,以及禁止酒后上天(更不允许跟酒后的丐帮一起上天)。
但因为近年唐家堡机关术更进一步,千机匣和门派服都加了些保证只能摔残不能全死的东西,熊孩子们作死的姿势也是与日俱增。
还美其名曰,没断过腿的唐门弟子生命都是不完整的。
不完整个屁!愁的管事们头发一把一把掉。
于是管事们在请来一位万花弟子长期住下之外(医治熊孩子们的摔伤和他们的秃头),另外把曾经的飞行课优等生也叫了来。
——当年飞行课从来没摔过,这么多年就算被三个明教撵着也没摔过的任务高完成率大手子!
试图用榜样的力量感化他们!
02
大手子名叫唐无语,人如其名,不爱说话,抱着手臂往熊孩子们面前一站的时候自带冷场效果,简直要吓裂了他们的机关小猪!
熊孩子们自觉抱团,安静如鸡,也不敢乱拆千机匣上面的零件了。
已经跟了一段时间课程的万花大夫对着唐无语温温柔柔一笑:“叔叔常对我夸奖你,说你本事多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唐无语也不答话,抬脚把掉队的一个熊孩子踹下了断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03
万花大夫名叫姜儒,人如其名,温文尔雅。他是唐家堡一个管事的子侄,知根知底,所以也就放心让他跟着孩子们上课。
唐门自己也是有医药课程的(虽然都是毒药),一般小伤就让弟子自己处理了。
于是姜儒来了一个多月除了偶尔给管事们配一些生发剂之外,就光看唐无语花式踹人了。
熊孩子们也逐渐被踹习惯了,又寻寻摸摸准备拆千机匣。
姜儒忍不住抓紧了药箱的背带!
然后唐无语提前给熊孩子们上了机关术一课,重点讲解了千机匣的内部构造,还发了一堆零件给他们让他们组装起来当作业。
熊孩子们从此,看见千机匣不完整都觉得呼吸困难。
姜儒默默地又把药箱放回去了。
白激动了,还是回去晒药吧。
04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这年腊月。
蜀地湿热,冬日也不大寒冷,唐门所在地更是重峦叠嶂风都不硬朗。
没想到这一天却突然下起大雪来。
天黑的比往常更早,风也大了,裹着雪落入了窗沿以内。
唐无语大魔王刚放过了熊孩子们,就听人说,姜大夫采药还没回来。
他提着千机匣就出了门。
直奔姜大夫平时采药的那几个地方。
熟门熟路,熟得过了头。
跑了快有两个时辰,天已经黑的彻底,雪下了这么久不见小反而越发的大了,打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唐无语抿抿唇,转头,又从他最开始去的地方,仔仔细细的找起来。
最后终于在靠近悬崖底的位置,找到了一个浅浅的,只能容下一个人蜷缩进去的小凹坑。
姜大夫守着已经彻底被雪扑灭的小火堆,已经不太清醒了,可怜巴巴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唐无语本来都到了嘴边的话,又掉回了肚子里。
05
姜大夫大病一场,躺在床上,人事不知。
唐无语每天跟孝子似的,晨昏定省,早上踩着朝霞进门,晚上踩着星光出门。
姜大夫他叔看着唐门大手子每天课也不上了任务也不出了,就守着他侄子,只觉得脑袋嗡一下,不好,要坏事。
可他也就是个负责照顾孩子们的小管事,平时见了唐门已出师的弟子都客客气气的,对唐无语这种脾气不好的大手子,更是不敢招惹,生怕被一镖打死。
更何况他侄子还病着呢。
越想越愁,头发又掉了一大把。
06
姜大夫睡了三天,在他叔彻底秃了之前,终于醒了。
唐无语看见他睁开眼睛之后,点点头,话都没说一句,扭头回去收拾熊孩子们去了。
姜大夫被唐无语发现的时候还有点意识,还记得是谁带他回来的,后来更是从他叔嘴里听到唐无语每天都来看他(其实是想提醒他唐无语可能对他图谋不轨)。
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唯有……
唯有……
于是他叔眼睁睁的看着堂堂七尺男儿在病榻上红了脸。
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07
姜大夫身体还没好全,就裹着他叔刚给做好的披风去了弟子们的教习课堂。
没提药箱,倒是提了个小竹篮。
小竹篮里装了一些跌打药酒,补气养血的药丸,还有一小瓶姜汤。
他本想自己给唐无语送去,顺便感谢下人家救命之恩。
只是他在门外老远瞥见了唐无语的侧脸,就红成了一只熟虾,躲在树叶没落干净的老柳树后面哆哆嗦嗦,挪都不挪不动半寸。
路过的他叔:“……”这孩子要完。
姜儒在树后躲着的时候抖得树叶都往下掉,一转身看见他叔,脸也不红了手也不抖了,没事人一样:“叔,您找我有事?”
“……”老子想把你送回万花去。
管事清了清嗓子:“你找唐无语?”
“……嗯。”脸又红了。
“什么事?”
“他救我一命,我……给他准备了些东西,想当面谢谢他。”
管事听得脑门青筋只跳:“那你怎么不进去?”
“我……我……”
管事听他“我”了半天,实在是不想陪这个胳膊肘向外拐的傻孩子吹风了,于是一伸手把他的小竹篮拿过来了:“你大病初愈,还是不要吹冷风了。我替你送进去,反正他天天去看你。”
说完转身就走,留下姜儒在树后面发懵——可是从他醒来之后,唐无语就没来过了啊。
08
姜儒不傻,也晓得他叔想来考虑事情全面,没把握的事不会随便说出口。
思来想去,就在自己住的小院墙头做了点手脚。
这天唐无语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出来姜大夫的墙头被收拾过了——姜大夫毕竟没真的领教过江湖险恶,唐无语要是连他做的那点小标记都看不出来,怕也活不到现在了。
唐无语抿抿唇,向后退两步,一个飞跃就过了墙头,悄无声息的落在了院子里,正要顺着平时的路线绕到后窗,就和姜儒对上了视线。
大意了,唐无语面无表情的想着,平时这个时候姜大夫都在读书,他就没防备人会突然出来,这是个教训,要吸取。
然后他淡定的对姜儒点了点头,原地起跳,超常发挥,一下子就出了小院。
脸都没来得及红的姜儒:“……”
这人被抓了现行都这么镇定的么?难道是飞的时候落错了院子?
——然后第二天一推窗户,和蹲在窗外的唐无语瞧了个对眼。
09
唐无语被红着脸的姜儒请进了屋,落座,不吭声,眉毛都不懂一下的。
姜儒抖着给他倒了茶,然后红着脸坐他对面继续抖。
管事来的时候,他俩相对无言,已经坐了半个时辰了。
真的武林高手,半个时辰不动,腿都不会麻的。
姜儒崇拜的看着唐无语,他这样武功不好的半吊子,如果不是一直在抖坐了一炷香时间腿就会麻了(今天就是坐的时间长了起来活动的时候抓到了唐无语)。
却不知道他叔看他俩就是两个傻子,原本还挺担心这种大手子会不会对自己的小侄子玩弄感情然后始乱终弃谋财害命,但现在看来他之前真的想太多……
“不知道,您是路过,还是有事?”管事不管姜儒可怜巴巴的眼神,强行入座,还给自己倒了杯茶。
唐无语看了眼茶杯里透亮的茶水,没说话,摇了摇头。
姜儒和他相处时日尚短,不懂他意思,求救的看向自己的叔叔。
哦,这就是没事。
管事看懂了,但是一点也不想给他侄子解释,又道:“既然无视,不如去看看孩子们,今天还有个孩子摔到了。”
唐无语还没做出反应,姜儒已经迅速背上了药箱,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叔:“伤者现在在哪里?”
管事:“……”
姜儒风风火火的走了,只剩下管事和唐无语。
管事叹气:“我这侄子,心思浅,家里人又一味宠着,所以……”再多欢喜也不过是年少懵懂。
“可我不是。”
唐无语终于开口。
10
姜儒回来的时候,他叔已经走了。
唐无语还在。
然后他就连自己的房间门都不敢进了,站在门外哆哆嗦嗦半天。
唐无语看他一眼,就嗖的一下躲到门板后面去了,抱着门板继续哆嗦。
唐无语看了他半天,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天色不早,我明日再来。”
习武之人中气足,说话有底气,声音不会多么难听,只是因为不常开口,他的声音略有些沙哑。
唐无语抿抿唇,觉得自己不该说话,略过姜儒就要走。
衣袖却是被抓住了。
姜儒手指还发着抖,小小声的问:“你明日……还来?”
唐无语点头,嘴唇抿得更紧了。
姜儒放开手,声音更小,头也低了下去,忍着害羞说:“那我做糕点等你……你明日……早一些,记得走门……”
唐无语脸上也是发热,趁着姜儒头还没抬起来,腿上一个用力,运起轻功,跑了。
[完]
番外 关于见家长
三月,万花谷,春暖花开,莺鸣鹊啼处处一片生机勃勃。
管事看着自己面前堆着的聘礼,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姜儒他爹妈都是心思比白纸还干净,一辈子都在医书里打滚的,对管事的那些操心是半点也不懂得,只抓着唐无语相看。
嗯,骨形标准适合习武,筋脉宽拓基础扎实,不爱说话性情内敛……什么?还是小儒的救命恩人?
越看越顺眼。
姜儒脸红红的,缩在唐无语身后发着抖。
被他娘寻了个由头揪出了门。
母子二人坐在茶楼,茶汤澄澈,茶香袅袅。
他娘声音温温柔柔的:“其实你二叔之前与我们说过你与小唐的事情,他并不看好。”
姜儒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和你爹是师兄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连谷里都没出去过几次,往常这些事情都是听他的。”
“娘……”
他娘摆摆手,继续说:“我原本也担心你受欺负,可是后来见你信里写得点点滴滴,才晓得,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觉得好便是好。实在不成,真的在外面受了欺负,回了谷里,爹娘也能护你周全。”
姜儒听得心酸,眼睛也酸,喉咙干哑着,说不出话来。
他娘摸摸他的头:“娘只希望你有时间多回来看看,再放心你们,还是忍不住要想你吃得好不好穿得暖不暖……”
可怜天下父母心。
唐无语立在窗外,无声叹息。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