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召

不定期产出的甜饼爱好者,脑子被自家猫吃了

[唐花]对于唐门,洛大夫有个误会

01
唐无风新接了个任务。
出门前,师姐拿着情报感叹:“怎么就接了他呢……”
唐无风面无表情的收拾好了千机匣,戴上面具,把机关小猪揣进怀里,走了。
“记得活着回来。”师姐在他身后喊。
连个回头都没有得到。
师姐把情报册子放下,看看唐无风空荡荡的房间:“这孩子,怕不是真的找死去了。”
02
任务目标是个明教中人,因为劫镖太多,被许多镖师记恨,最后由龙门镖局的大镖头下了单。
明教的单子,唐门人接的少,能完成的更少。
除了两门同为暗杀者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往往在任务完成之前,雇主就被杀了。
当然,死得也有可能是执行任务的杀手。
久而久之,这类单子也就接的少了。
唐无风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打了那个明教一个暴雨梨花针,将那家伙刺得不能更死。
然后一口气没缓过来,摔旁边河里了,脸朝下。
03
不过没死成。
救命恩人是个万花弟子,温文尔雅,持着狼毫的手指如葱削如玉雕。
唐无风醒来的时候,他正坐在湖边的亭子里,衣带当风,手里拿着一本医书细细品读,听闻声响便抬起头来,微微一笑:“你醒啦,可感觉有什么不适?”
唐无风只觉得自己心里像是被黑白滚滚们轻轻抓开了一块,凭空的就有一朵花栽在了那里。
04
唐无风第一次在任务完成后没有立刻回唐门,他借口自己“可能是倒下的时候撞到了头”赖在了江南这小小的医馆里,感觉自己也不像师姐说得那么傻。
——完全不知道他的恩人是看着他脸朝下摔进水里差点淹死的。
恩人姓洛,三五不时来瞧个病的街坊邻居们都叫他洛大夫。
不瞧病的街坊们也三五不时的上门,坊间的媒人李婆婆绕着唐无风转了好几圈,怎么看怎么好,直说要不是他看着面具就晓得是刀尖舔血的,肯定要介绍个好姑娘。
唐无风却是不在意自己的:“洛大夫可有婚配?”
李婆婆叹气:“据说早先是有未婚妻的……哎?不对,你个孩子打听人家洛大夫干什么?”
唐无风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脸更是僵硬了。
有,未婚妻,啊。
05
人人都晓得洛大夫的医馆里多了一个虽然半边脸好看但是看上去就不好惹的帮手。
除了见过大世面的李婆婆,下至三岁小儿,上至古稀老翁,都恨不得绕着他走。
“洛哥哥——我要被抓去吃肉了——”
一声嚎哭猛然响起,洛大夫写脉案的手不自觉的一抖,在整齐漂亮的小楷下幅留下一个墨点。
转头看去,只见张婶抱着她的孙子坐在榻上,孩子一边嚎着“要被抓去吃肉了”一边手刨脚蹬的要从奶奶怀里逃出来。张婶别说安抚孩子了,能不跟着一起转身就跑已经很不容易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唐无风就端着一碗药站在他们面前,洛大夫不知怎的,竟然从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了几分茫然无措。
06
洛大夫把脉案写完,从旁边罐子里捡了几块蜜饯走了过去:“唐兄,我来吧。”
唐无风看他三两下就哄好了孩子,还把那碗惹哭了人的药也喂了下去,觉得自己掌握了方法。
第二天,洛大夫发现自己桌上的蜜饯罐子空了,一抬头就发现唐无风一手端药一手端着盛着蜜饯的碟子,面无表情的站在一个三十岁左右壮汉身前,硬邦邦的说:
“乖,吃了糖糖就不哭了,大宝乖乖把药吃了,病就好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似乎是在回想昨天洛大夫的台词,然后继续说:“病好了之后,哥哥教你怎么编草蚂蚱……哥哥跟你拉勾勾好不……”
他台词还没说完,对面的壮汉就已经连滚带爬的逃出去了,速度快的不像是一个病人。
唐无风眨眨眼,然后向洛大夫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洛大夫没忍住,笑了。
07
洛大夫这才知道唐门弟子的童年是什么样的,顺便重点了解了下唐无风这种孤儿过得是什么日子。
虽然他总觉得唐无风怕是把自己的经历强行同化给别人了,万花弟子与唐门来往不多,不过好歹也是晓得唐门买命是什么价位的,就算抽成再狠,能清苦成唐无风这样也是非常困难。
明明蜀中也是有城镇的,可这人不出任务就是在修行,累了最多也就是去摸摸竹林里放养的黑白熊,竟是连集市都没去过。
洛大夫决定带他去看看灯会。
08
唐无风的门派服在他和任务目标厮杀的时候就毁了个彻底,这段时日穿得都是普通衣裳,只是他脸上面具花纹奇诡,再配上半张面无表情的脸,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
洛大夫劝他把面具摘了。
“不行,我还在任务期。”
唐门面具乃是门派信物,在外期间用来表明身份,万不可离身。
“你带在身上便好,戴在脸上就不必了。”洛大夫早就想好了如何劝他,“我们相识这段时日,除了初时救你回来那一回,我还没看过你的全脸呢。”
唐无风脸上发热,侧过头只用半边面具对着洛大夫。
却不知自己已经是连着耳朵一起红了。
09
灯会,洛大夫带着摘了面具的唐无风挤在人群中。
走出没几步,遇到李婆婆。
“你看这孩子多俊!”李婆婆看稀罕物似的看着唐无风,“那个面具奇奇怪怪的,可不要戴了啊!”
唐无风的脸更僵了,洛大夫已经晓得这人越是不知所措脸色越是吓人,于是将一串糖葫芦塞到他手里:“你看,其实你跟讨人喜欢的。”
“……那……”唐无风嘴巴开合几次,终于鼓起勇气问,“那……你呢……”
“我?”洛大夫本来以为他会问姑娘喜不喜欢,却没想到是问自己。
“……”唐无风僵着脸,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
“我若是不喜欢,怕是早就将你赶出去了。”
唐无风心里那朵花,怦的一下,开了。
10
师姐找来的时候,唐无风正小心翼翼的给洛大夫换药——那日灯会人太多,推来挤去,洛大夫不小心就崴了脚。
师姐看着唐无风,只觉得这傻孩子怕是被这个万花毒傻了——本来就不聪明现在更傻了,以前那个自己都不肯裹伤只会对着药瓶放冷气的唐无风呢?被人借尸还魂了?
然后就被唐无风一镖从梁上打下来了。
脸着地。
洛大夫的表情勉强维持住了,心里却忍不住对唐门这个门派有了偏见。
唐门轻功很好,这是哪里来的江湖谣言。
11
师姐要带唐无风回去复命。
洛大夫表示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有缘自会相见。
于是师姐带着不情不愿的唐无风走了。
洛大夫的医馆平静许多,小孩子哭的都少了。
但是他总觉得一抬头就能看到有人端着药碗和蜜饯站在那里。
反复几次之后,洛大夫觉得自己怕是病了,改天要回去一趟,请师长们看看。
12
结果自然是没回成。
这日他才闭了医馆,便见梁上摔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依旧是脸着地。
洛大夫以手掩面,没控制住,笑出了声。
不药而愈。
[完]

评论(3)

热度(35)